三根斷了的骨頭 | World Challenge

三根斷了的骨頭

Tim DilenaFebruary 20, 2021

多年前,我們在底特律植堂時,在週五晚上舉行了禱告會。有一次,有兩位婦女禱告,有一名男子僅僅坐在那裡讀經,還有一名被邪靈附身的人在一個角落發作,我則坐在那裡心中想:「這是國中最糟糕的禱告會;假如我不是牧師,我就不會來。」

當時,這兩位婦女在街上找著了一個人;他曾在前一個晚上被打,三根骨頭都斷了。他們對他説:「你要來參加我們的禱告會, 且會在那裡得醫治。」

他們一同走進來,對我説:「牧師啊,我們領了一名將會得醫治的人。」我心中想:「不是在這禱告會裡。」而且,我甚至不善於為人得醫治而禱告。我常常感到自己替人按手,卻沒有甚麼事情發生。我為要保障自己,就會這樣說:「神啊,若是你的旨意,讓他們得醫治吧。」

不僅如此,保羅使徒贊同我! 「同樣,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。我們本不知道當怎樣禱告,但是聖靈親自用無可言喻的嘆息替我們祈求。」(8:26).

於是,那斷了肋骨的人説:「是的,我想得醫治。」

我心中想:「好…」我按手在他身上, 兩位婦女,甚至那讀經的人也這樣做。我說:「神啊,他確實需要的醫治乃是心中的,但若是你的旨意,求你醫治。」這甚至不是個好的禱告。

那人突然拍拍自己,説「我得醫治了。」

我説:「不,你沒有。」

他開始拉開綳帶,説:「我是認真的。我得醫治了。給我打一拳吧! 」

我樂不可支。「哦,行得通了! 這是稀奇的。」

因此,我喜歡William Cowper在十七世紀説:「撒但看見最軟弱的聖徒屈膝禱告,就會顫慄。」禱告不是我們的問題; 乃是神透過我們禱告。我在禱告上惟一失敗的方法,就是缺席。 

Tim Dilena牧師曾於底特律市中心牧會30年後, 於紐約市的布碌崙會幕教會事奉, 以於路州牧會5年。他於2020年5月成為了時代廣場教會的主任牧師.

Download PDF